纪夏的浩瀚洪音,响彻于天地之间。

广大的一百零八座域界。

仿佛有一种奇特的力量,从大地上升腾起来。

太都中央,神夏玄碑赫然浮现,玄碑之上,绽放出种种奇特的异象,迸发出种种奇妙的伟力。

照映在百域之地。

让百域大地,都开始隐隐散发出微弱的金色光芒。

这些金色光芒有浅有深。

赫然将一百零八座域界,划分为九州之地!

九州之地,有大有小。

每一州界,都有十二座域界。

所谓百域之地,从此开始,不复存在。

取而代之的乃是太苍太初上皇纪夏,亲手划分的九州所在!

无数太苍生灵,都感知到自己脚下大地上,散发出来的重重伟力。

他们面露欣喜,远远望着太都。

无数太苍强者,也展露出自身强悍至极的力量,映照出自己的宏伟秘藏。

无数太苍军卒,催发自身血脉力量,凝聚出强横的战灵阵。

一尊尊阵灵,悬浮在天际。

紧接着。

九件被包裹在光芒里的神器,化为道道流光,急射而去,紧接着蜷伏在祭祀高台上。

只见纪夏身上神光毕露,面容威严之极。

他眼中迸发出道道的神芒!

照耀在那一座祭祀法坛上。

紧接着。

只见纪夏站在虚空中,双手大开,长袖随意垂落。

旋即他的双掌合拢,朝着那祭祀法坛上的九件神器,遥遥一拜!

刹那之间!

天地虚空,都开始猛然震颤。

整座太苍九州大地,似乎瞬息之间拥有了独特的生命。

无数人族,都清楚的感知到,脚下大地传来与他们血脉相连的气息。

让他们感受到深切的……共鸣!

纪夏一拜之后。

无数太苍强者,无数太苍军伍,无数太苍生灵,也齐齐向祭祀高台躬身一拜!

这一拜。

再度引动了祭祀法坛迸发出来的伟力。

让祭祀法坛上的九件神器不断颤动。

“请神器归位!”

纪夏轻声开口,声音却传遍天地。

一瞬间。

太苍大地上,升腾起一道道色彩斑斓的神秘铭文。

这些神秘铭文? 似乎从亘古而来? 蕴含着无尽的神秘,也蕴含着古老的力量!

汲楼和黎云? 远远望着消失在天际尽头的九件神器。

一时之间? 不知所措。

他们清楚的看到,这九件神器各不相同? 甚至每一件神器所蕴含的气魄,也都截然不同。

但是……

唯一相同的? 却是这九件神器之中? 仿若蕴含着能够与人族血脉,产生无尽共鸣的神妙力量。

让他们看到这些神奇的刹那。

便激动万分,便热泪盈眶……

“就仿佛……在一处古老而又广阔的所在。

这九件神器,承载了人族的希望? 让人族的血脉得以永继。”

汲楼白发飞扬? 眼眸之中,竟然升腾起一片泪光。

而黎云此刻,泪水已经滑落脸颊。

她闭起眼眸,轻声自语道:“我也看到了……

我看到苍茫而又古老的大地上,人族建立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文明? 建造了无数无双的国度。

他们铸就了这些神器,让这些神器? 能够自此让让人族血脉、文明得以永存!”

忽然间。

有一道神光,轰然落在太都之上。

汲楼和黎云抬头望去。

他们赫然看到? 一座黄金色的双刃剑,正悬浮在太先上庭上空。

这一柄神剑? 剑身之上? 一面镌刻着日月星辰? 一面镌刻着山川草木。

而剑柄之上,一面书写了农耕畜养之术,一面书写了四海统一之策!

此刻。

不仅是汲楼和黎云。

几乎所有的太都生灵,所有悬浮于太都上空的伟岸神人们。

眼神中都流露出无尽景仰的神色。

他们仿佛看到,无数人族神明,跟随一尊看不清面容……却有若天地一般的人族神皇,一同采集首山之铜。

铸就出了这一柄神剑。

这一柄……轩辕剑!

轩辕剑降临太都。

纪夏的洪音,也在此刻响彻天地。

他的声音,就如同无上君王之音,划分九州,确立国祚!

“太苍划分九州……中央之地,当为中央轩辕州,国祚神器,当为轩辕神剑!”

纪夏话音落下,再度朝着轩辕剑一拜!

无数太苍生灵,也朝轩辕剑一拜!

矗立在天地间的轩辕神剑,顿时爆发出瑰丽而又恐怖的光华。

映照整座中央轩辕州。

刹那之间,无与伦比的力量,从这座中央州界涌动而出,注入轩辕剑之内。

轩辕剑也在此刻缓缓消散……

但是,此间所有人族,都清楚的感受到。

有宏伟至极的力量,自此守护中央轩辕,守护太都!

纪夏也在此刻拂袖。

又有八座光幕,浮现出来。

这八座光幕,各自映照着一块州界。

这些州界之上,各自悬浮着一件奇特的神器!

这些神器在爆发出无量而有神秘的力量,让天空都为之黯淡。

大擎盘古州,国祚神器,当为大擎盘古斧!

大盛崆峒州,国祚神器,当为大盛崆峒印!

大曜东皇州,国祚神器,当为大曜东皇钟!

大庭昊天州……大庭昊天塔!

大泽女娲州……大泽女娲石!

大乾昆仑州……大乾昆仑镜!

大戮九黎州……大戮九黎炼妖壶!

大丰伏羲州……大丰伏羲琴!

随着纪夏蕴含天地规则的声音不断响起。

无数太苍生灵也跟随纪夏,下拜于这些人族神器!

八件神器,也在此刻,如同中央轩辕剑一般,在承载了太苍生灵血脉力量,承载了他们无限的愿景,承载了所属州界无限的力量之后,隐没于虚空,默默的守护着各自的州界。

至此之后!

太苍九州,由此确立。

当太苍遭遇侵袭,这些九州神器,便会自发浮现,自发御敌!

平日里。

纪夏身为太苍之主,也拥有九州神器的使用权柄。

甚至于日后的九州州牧!

也将能够借助九件神器的无双权柄。

“太苍自此……固若金汤!”

无数太苍强者心生激动。

哪怕是来自于牧朝的汲楼和黎云,眼中都充斥着激动,充斥着震撼。

“人族之地……竟然能够孕育出如此神器,能够孕育出如此奇迹一般的国祚!”

汲楼面带崇敬,注视着虚空中那一位身着玄衣的人族君王。

“如此强大的人族国度……如果能够相助牧朝,那么……崎命天……很有可能会被我人族统一!”

汲楼心中火热。

但是秘藏、真灵、躯体、识海中传来的剧痛,让他有些精神萎糜。

而此刻。

这一场宏伟至极的九州祭祀,也就此结束……

“愿太苍兴盛。”

纪夏正在虚空中,远望这一片广阔的土地,远望这片土地上生存的数百亿子民,轻声低语。

无数人族强者,无数人族军伍,乃至无数人族生灵,也在此刻轻声低语。

“愿太苍兴盛……愿人族永继。”

……

就此。

元鼎三百九十九年,太苍划分九州。

一百零八座域界,从此便为九州之地。

九州之地各自建立了一座宏伟的州府。

将在不远的未来,被太苍打造为一州之地,最为兴盛、最为繁荣、贸易经济将会达到顶峰的一州中心之地!

九州州牧,也已经由太苍太初皇庭选派。

九州州牧,在太苍十二庭官秩之中,得享十一庭之秩!

由此可见。

九州州牧的地位之尊荣。

在漫长的未来里。

九州之地,将成为无垠蛮荒,无数人族心中的向往。

每一座州界,也将成为无垠蛮荒人族,独特的标志!

而缔造了这一切的纪夏。

这时,正在太和殿中,接待来自于崎命天牧朝皇国的两位天极存在。

汲楼的面色还是一如之前那般枯败。

倒是黎云,显得神采奕奕了许多。

尽管汲楼自知已经时日无多。

但是此刻的他,仍然非常兴奋。

“没想到……羸弱的诸江平原,竟然孕育了这么一座人族国度。”

汲楼言语中充满了喜悦:“上皇……请原谅汲楼在觐见上皇之时失态……

太苍对于无数人族国度来说,便如同一道明亮的星辰,让人不禁心生感叹。”

他说到这里。

又看向一旁长发披肩,面容温煦的白起。

汲楼恭敬向白起行礼,说道:“我等用血脉令牌,窥视阁下所在,实在是太过失礼,还请阁下原谅。”

白起也向他行礼,微笑道:“无妨。”

汲楼如此恭敬,也并非没有原因。

祭祀九州神器的那一天。

汲楼分明看到眼前这个名叫白起的太苍上将军,究竟拥有着何等伟岸的力量。

汲楼虽然和他一样,也修筑了七道规则。

但是,白起的七道规则伟力。

实在是太过于强横。

哪怕汲楼曾经自诩为天骄,但是和白起相比……实在是相差甚远。

汲楼想到这里,又看到殿宇中诸多天极存在。

心里还萦绕着震撼。

太苍的天极存在们,天资实在太过鼎盛,战力也堪称无双。

远非牧朝能够比拟。

“幸亏我牧朝上皇,乃是一位修筑了三重穹宇的帝境存在。

比起太初上皇,还要更加强大。”

黎云心中暗想:“论及最强强者,太苍还是输了牧朝一筹。”

“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座界外天。”

坐在上首的纪夏,嘴角带着一抹笑容,对下首的两位牧朝天极存在说道:“这倒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。

我太苍起码不是身为人族奋战了。”

汲楼听到纪夏的话语,言语中露出一抹钦佩。

“能够在无垠蛮荒中,建立一座如此庞然,如此兴盛的人族国度……

太苍铸就了一个奇迹。”

汲楼说到这里,忽然感觉到一阵的晕眩。

他连忙甩了甩头,强行让自己不至于失态。

“我天极修为,竟然还会头晕……”

汲楼不由在心中自嘲:“不过临死之际,能够得见这么一座浩瀚人族国度,能够得见如此多人族生灵,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片土地之上。

我倒也能够瞑目了。”

一旁的黎云,明显感觉到汲楼都异样,眼神带着关切,不断偷瞥汲楼。

正在这时。

坐在太先宝座上的纪夏,却轻咳一声,说道:“太苍有一枚神丹,大概能救下阁下的性命。”

纪夏轻飘飘一句。

汲楼和黎云顿时齐齐看向纪夏。

他们眼神惊愕,目光甚至有些呆滞。

黎云喃喃说道:“神……神丹?”

纪夏随意点头:“确实是一枚神丹。”

汲楼立刻变得不知所措。

他有些无法理解的注视着纪夏,侧头询问道:“上皇……汲楼不过是外来子民。

上皇已经在我们身上,花费了足足三十颗极圣灵丹。

而现在……上皇竟然提及要用神丹,救我的性命……这,究竟是为何?”

纪夏皱了皱眉头,侧头对汲楼说道:“太苍和牧朝,皆为人族国度。

无垠蛮荒又有多少强大的人族国度?

我们同种同源,又流淌着相同的血脉。

在这样的前提下,阁下性命有危,区区一枚神丹,又何足挂齿?”

区区一枚神丹?

汲楼和黎云,眼神立刻变了。

他们看向纪夏的眼神,立刻充满了更加纯粹的崇敬。

只见他们相视一眼。

汲楼和黎云二人,再度一同向纪夏恭敬行礼。

旋即汲楼郑重摇头:“上皇……一枚神丹,实在是太贵重,哪怕是我牧朝,都不曾拥有过一枚神丹。

神丹的珍贵程度,恐怕能够挽救一尊帝境的性命。

哪怕上皇顾念我人族情谊。

汲楼却不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物。

还请上皇收回成命。”

汲楼这一番话,到时让纪夏有些意外。

“面临死亡,还能够顾念太苍得恩德,不想让太苍浪费神丹……这个汲楼,到是个忠义之人。”

纪夏心头感叹一番。

他嘴上说道:“无妨,牧朝不是太苍……牧朝没有神丹,不代表太苍没有神丹……”

纪夏说到这里,略微一顿,又随口说道:“既然阁下觉得自己过意不去,那就沟通崎命天,沟通牧朝上皇。

让他运来足够的灵药吧。

就当是我太苍帮你炼制,如此……大概也就无妨了。”

汲楼和黎云,立刻听懂了纪夏的意思。

“所以……太苍能够独立炼制出……神丹?”

汲楼吞了吞口水,睁大眼睛询问。

纪夏看了汲楼一眼,随意点头说道:“自然,否则极圣灵丹,又不是糖豆,怎么能够随意挥霍三十枚?”

牧朝两位天极,立刻惊为天人!

汲楼咽了咽口水,试探性询问道:“不知上皇,可愿意向牧朝出售一些灵丹……牧朝将用以应对两座凶残敌国。”

“我还有一个更好的主意。”

纪夏微微一笑:“只是需要和牧朝上皇,仔细详谈。”